關閉

以電郵分享本頁

*必須填寫

此網站以"景觀"模式瀏覽最佳

請轉動您的平板電腦

回到清單

2014 6月 27, 中的 新聞

Roger Dubuis罗杰杜彼陀飞轮经典时计臻品展荣耀启程

瑞士高级制表品牌罗杰杜彼的“非凡机械–陀飞轮经典时计臻品”巡回展相继于北京及上海外滩源壹号盛装揭幕。此次展览以「非凡机械」的精神为主旨,建立一个360º全方位展现罗杰杜彼非凡世界的体验空间。通过非凡技术,非凡工艺,及非凡设计为主题的三大展区,全面印证罗杰杜彼的创作哲学 “Back to the future“ — “从过去开始,却将自己投射到未来”。这场“非凡机械”之旅,以沉着广袤的宇宙黑作为主基调色,运用流动的金色光线割分主题区域,勾勒出罗杰杜彼的独特品格。整体会场布置,无论从形式、结构,乃至内涵,均完整展现每一寸高级制表细节,令人深刻感受到品牌的独立精神与前卫优雅的美学追求。一场雕刻时光的旅程,以兼具创意与严谨的独特方式于此拉开帷幕。



展区第一部分主题为“非凡技术”,邀请来宾一览罗杰杜彼那一应俱全的全线表厂。这座具有先锋气质的前卫建筑,以流线型的玻璃幕墙展现通透气魄,其现代主义风格内蕴藏复杂精妙的机械结构,从建筑美学的角度诠释罗杰杜彼崇尚理性创新的精神核心。在这一展区中,罗杰杜彼将自身始于1995年的发展历程,以时间轴的方式一一呈现,30余枚自产机芯犹如荣耀勋章,记载了一场卓越非凡的时间旅程,其中包括极富盛誉的镂空双飞行陀飞轮、独立追针自动上链计时、三问、万年历、专利四游丝摆轮等,赋予罗杰杜彼时计与众不同的独立灵魂。 作为再创世界首例的Excalibur Quatuor四游丝摆轮腕表,汇集罗杰杜彼多项非凡工艺,不仅整合四个摆轮和全新动力储存机制,同时配备了五组差动器,将非凡机械机制与强而有力的设计感合二为一。 罗杰杜彼始终坚持机芯零件的全线研发与生产,在最高的垂直性整合中,腕表零部件包括游丝摆轮等极微细部件,均由工厂自行研发生产并经由手工打磨修饰。这种持之以恒的严苛要求,完全来自于品牌对自身核心价值的定位——传统工艺与创新设计无间融合。“时间”的概念,在此得到了最为完整的诠释。




时至今日,罗杰杜彼仍然是全球唯一一家所有机芯皆镌刻日内瓦标志的制表厂。2012年《日内瓦印记新标准》实施之后,为兼顾设计美学与内在性能,品牌对机芯生产线重新整合,如此矢志不渝的追随,对于品牌创始人罗杰·杜彼先生而言,犹如生命存在之必然,日内瓦印记的种种已然溶于血液。在“非凡工艺”的主
题展区,我们能够深入体会独属罗杰杜彼的精湛技艺。日内瓦印记的五大权威保证诉说着罗杰杜彼对于品质的极致追求,制表师在现场亲自示范零件打磨过程,将细致入微的手工技艺毫无保留地展现于世人面前。似乎将人们带到了罗杰杜彼位于瑞士日内瓦的制表厂,身临核心部门,观赏50余位制表师运用专业而充满经验的双手,额外花费约40%的工作时间,将机芯数百枚零件一一进行人工倒角抛光,令所有细节均显光滑完美,以巅峰技术,重塑机械美学之艺术质感。在这一主题区域中,来宾亦可在制表师的指导下尝试8字镜面打磨,并对比打磨前后机芯零件的差异度,犹如一场灵动的美学创作一般,精密机械之诗意光泽,皆从掌心诞生。



予时间以灵智,并予时间以美。在顶尖制表工艺的支持下,设计灵感方能无限延伸,这便是罗杰杜彼“非凡设计”第三大主题区域。在罗杰杜彼的世界里,植根于传统工艺下的创意美学通过每一款星光熠熠的时计臻品所呈现。其中“Excalibur镂空双飞行陀飞轮腕表”搭载着RD01SQ机芯,以极简设计衬托复杂功能的精髓,营造出全新的人工工学体验,该枚大气锋锐,力量充沛;而限量发行28枚的“Excalibur Round Table圆桌骑士腕表”则搭载 RD821自动上链机芯,是勇敢而慷慨的极致象征,12位手持金剑的英雄围绕精致的大明火珐琅表盘围聚一堂,精湛细腻的微雕工艺成就了这款惊世佳作;搭载微型摆陀的“Excalibur自动上链飞行陀飞轮腕表”则最大限度地释放机芯动能,以压纹玫瑰金片装饰微型摆陀,细节之妙于表盘清晰可见。超大型表壳、透明底盖、大器表冠、造型罗马数字、表带与表壳连接处的三岔表耳、凯尔特十字架形陀飞轮框架——这些独属罗杰杜彼的强烈个性符号,植根于品牌不断突破自身的创作理念,并带来从功能至美学的完美统一,被世人所尊崇的英雄主义与浪漫主义,以另一种形式获得了全新的诠释,投射出一场领先于时代的美学风潮。



Roger Dubuis罗杰杜彼陀飞轮经典时计臻品巡回之旅以时间为主轴,将其精髓创作带入中国,引领来宾们深入尖端制表领域,探索了解独属机械美学的那一抹奇幻。令人叹为观止的工艺,技术以及设计成就了罗杰杜彼跨越时空的想象世界,在以时间为魂的漫漫征途中,超感官的视觉体验与严谨无瑕的理性原于此交汇,融合。无极限地探索、进取并创新,一如人生之奥秘真谛,皆在这场肃穆的展览中具象化,以深邃诉说力量,以灵感装饰审美, 皆源于人类之智。